染井

【冲神】山的那边,海的那边(遣唐使梗)

这里晨子~

主冲神

occ有

考据党原谅我

遣唐使梗~

保证是he(ฅ>ω<*ฅ)
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神乐第三次在哥哥不在家时逃过夫子的监督溜出家门。少女鲜衣怒马在街上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,翻飞的绯红衣裙衬的少女更加灵动娇艳,笑声清脆如同春日里的黄鹂鸟。 “这次绝对不会再被你们追上的!”神乐朝后面追赶的家仆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 放肆胆大的漂亮姑娘也挺吸引人的,至少在她要撞向我之前,冲田总悟这么想着。神乐看着后方追赶的家仆,忘了注意前方。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快要在跟前了,她赶忙拉紧了缰绳,马因此受到了惊吓,高高地扬起了马身。“快走开啊!!”神乐没有握紧缰绳,掉了下去,她紧紧地闭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 预想中惨叫没有听到,自己也没有感觉到摔到地上的疼痛,还有一种被人抱住的感觉……抱?!神乐猛地睁开眼睛。真被抱着了。“突然睁开眼睛,你是在表演诈尸吗?”是口音略微有点生硬的男声,男?!神乐挣脱了怀抱,对方顺从地放开了她。她看向刚才抱着她的人,约摸十八岁,倒也是仪表堂堂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干嘛抱我”神乐看着他,“请注意,这不是抱,是接。刚才你蠢得从马上摔下来我接的你,还有,差点撞到我的是你。欠了我两次人情也不用谢我,跪下来磕个头就行”“鬼才会给你磕头……”神乐转过头不去看他,看见了追上来的家仆。她反应过来马不见了,看向冲田,有些慌乱“我的马呢?”冲田被她的反应逗笑“第三个人情,我的同伴帮你把马牵住了。”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看到一个年级稍长的男子牵着她的马。“谢了。”她接过缰绳翻身上马,正要离开的时候,看向冲田“帮我牵马的可不是你,第三个人情我可不欠你。下次见面再好好谢你。再见!驾!”冲田看着她离去策马的背影,又看了追赶她追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家仆。随手抓过一个看热闹的小贩问到“那姑娘什么来头?”小贩挥了挥手“宁远侯神威的妹妹神乐,这情况这个月第三回了。”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旁沉默着的男子开口,用的是东瀛语“冲田君,该走了。”小贩很惊讶“公子莫不是前不久刚来长安的日本国的遣唐使吧?”冲田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月前,他拜别父母,熬过了海上的风浪,忍住了晕船的不适。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为富庶强大的国度,进行为期一年的学习。


莫西顾:

”Stories“——《反叛的鲁鲁修》插曲。


我,在遇见你之前一直都是死的。


知道雪为什么是白色的吗?因为它忘记了自己曾经的颜色。


不管我轮回多少次,一定会喜欢上鲁鲁修,这就叫命运吧?所以,可以吧,鲁鲁修,轮回后我可以再次喜欢上你吧,不管多少次……多少次,都会……喜欢……上你……


虚伪的眼泪会伤害别人,虚伪的笑会伤害自己!


世界这个东西,不是只对你一个人温柔。


没有被杀的觉悟,就没有杀戮的资格。


拿起手枪时就要有被射击的觉悟。


不管夜晚多么黑暗,黎明总是会到来。


幸福是什么?幸福若有形态,那会是怎样的呢?或许幸福像玻璃一样,因为平时从未察觉,但它确实存在,证据就是,稍微改变看的角度,玻璃就会映照出光芒,比任何东西更雄辩地主张自己的存在!